广东深圳光明新区12.20特别重大滑坡事故 抢险救援战例

应急知识库 / 案例库

广东深圳光明新区12.20特别重大滑坡事故 抢险救援战例

一、基本情况
(一)    接警时间、事故地点
2015年12月20日11时40分,深圳支队指挥中心接110警情称,深圳光明新区凤凰社区红坳村一山体发生滑坡,事故位于红坳村东长路以东1公里、光侨路以南2.5公里。
(二)    周边情况
滑坡事故现场,东面为东0路,南面为山体,西面为东5路, 北面为长凤路,距离光明中队红坳分队200m,光明中队4.5km, 光明大队13km,灾害现场有1条西气东输管线横跨东西两面。
(三)    灾害情况
滑坡渣土近270万立方米,覆盖面积近28万平方米,埋压最 厚处达3层楼高,事故造成73人遇难、4人失联,德吉程、柳溪 2个工业园30多栋(间)建筑物被掩埋或受损。
(四)    搜救人员情况
紧急疏散周边群众900佘人,救出遇险受困群众14人,救出被埋压人员1人。
(五)天气情况
12月20日,光明新区阴间多云,气温13到19度,相对湿度 45%到70%,东北风2到3级。救援期间雨天共11天。
二、    力量调度(附图表)
12月20日当天深圳支队共调派10个大队,350名官兵,43 辆消防车,37台生命探测仪,3条搜救犬。整个救援过程,支队先后调集2637人,11类4000佘件(套)装备。
三、    指挥部设置(附图表)
四、    战斗经过
(一)快速救援:
光明大队初战力量到场后,立即开展“侦察、救人、灭火” 等救援工作。20日11时45分,光明中队红坳分队快速到场,在 东0区A7厂房后面围墙边救出一名左腿受伤、无法自行逃生的群众,随后5分钟,该建筑物瞬间坍塌。11时59分,光明中队到达现场后,搜救组在东三区滑坡面发现三名被泥土半埋压着的群众, 此时泥土仍在下滑,该3名群众随时可能被泥土完全掩埋,中队指挥员迅速带领3名战斗员冲上滑动的泥土,将3名被困群众挖出。同时紧急疏散附近建筑内10名遇险群众。
12时04分,光明大队到场侦察发现事故现场的1条西气东输 管线爆裂,迅速通知管理部门关阀排险。12时10分,调派2个灭火编队,扑救现场搅拌站、铁皮棚的火情。
(二)攻坚救援:
13时,张道才支队长率领支队全勤指挥部到达现场,立即成立现场指挥部,第一时间开展“侦察、救人、灭火、破拆”等救援工作。根据灾情,决定釆取“全面探测、分片作业、重点施救”措施,将现场划分19个网格,将到场增援的10个大队划分5个战区,每个战区分成4个搜救小组,分别从5条救援通道利用生命探测仪、搜救犬和人工搜索,开展第一轮“拉网式”搜救。
15时50分,总队王郭社总队长、李阳参谋长率总队全勤指挥 部到场,在全面掌握灾情后,迅速对增援到场的东莞、直属特勤、 广州、珠海、惠州、中山、佛山、江门、河源等9个支队下达作战任务。在深圳原有的19个网格、5个战区的基础上,扩大至36个网格、11个战区,开展第二轮搜救。
21曰10时30分,为整合各救援队伍,发挥最大作战效能, 联合指挥部决定将42军等13支救援力量交给支队统一指挥、统 一作战,共同完成探测、搜救、破拆、观察等作战任务。
22时,总队现场指挥部进行第二次力量调整部署,决定将现场36个网格扩大至45个网格,开展第三轮搜救。
22日5时45分,龙岗大队、佛山支队在东4区发现第1名遇难者。
10时,现场指挥部决定开展重点搜救,釆取“定位、探测、 挖掘”的搜救措施,由支队、规土委组成3个小组,利用GPS网络RPK定位仪,对被埋压建筑进行定位,历经4个小时,共探测和标注14栋建筑物。
22日20时50分,在挖掘机配合下,对挖掘出被掩埋的建筑体,利用人工观察、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相结合,开展第四轮“上、 中、下”立体式搜救。对标注的14栋建筑勘测近450佘次,发现4处疑似生命迹象地点。
22日15时部消防局罗永强副局长抵达现场指导指挥救援工作,22时50分,与总队王郭社总队长、李阳参谋长、张道才支队长再次研究救援决策。会后,张道才支队长带领高存义处长向联合指挥部建议实施,抓住黄金72小时最后宝贵时间全力抢救生命。
23日0时,联合指挥部决定工程机械停工1小时,现场设置 50米半径警戒区,按照“通信静默、人员禁足、设备停转”的要求,关闭所有电子设备,禁止人员走动,再次对疑似存在生命迹象的区域开展第五轮搜救。联合6名地质结构专家,分成4个小组对存在有生命迹象的位置和数据,进行精密分析、研判。
0时15分,福田、南山大队在东二路作业区,在武警水电部队大型机械设备配合下,利用两台雷达生命探测仪搜寻时,再次探测到较强信号的生命迹象。
3时30分,福田大队利用两台凿岩机对挖掘露出的建筑楼板进行破拆,在倒塌楼体西南侧一处房间破拆一个30cm * 30cm的 观察孔,发现被困人员伸手求救,救援人员迅速利用消防救援头盔对被救者进行防护,并通知医护人员到场。
6时30分,在武警水电部队、山地救援队、蓝天救援队、矿山救援队及建筑结构、地质专家等的配合下,集中力量对地下埋压建筑进行挖掘和安全破拆,固定支撑断墙残柱,克服操作空间狭窄的困难,开辟出一个80cm*80cm的生命通道,经过官兵近3小时不懈奋战,成功营救出一名被埋压67小时的幸存者。
(三)合力救援
24日开始,联合指挥部为保证有序救援、合力救援、安全救援,实行“领导包干负责制、分段巡查制、会议制”按照省市领导区域包干,每5小时巡查1次,每日召开1次联合会议;支队同样实行“巡查制、会议制、轮换制、指挥长负责制”在灾害现场,深圳支队与增援的9个支队共同肩负灾情侦察, 人员搜救,灭火处危,搜寻观察,破拆清障,防火巡查,清底验收等7项作战任务。主战支队总指挥张道才支队长及时向联合指挥部报告救援进展情况以及下一步处置对策,为整个救援有力推进起到决定性作用。
24曰16时,继续利用生命探测仪、搜救犬对新挖掘出的“露 脸、露角”建筑,开展第六轮搜救。27日10时开始,利用人体搜寻仪、警犬开展第七轮搜寻,同时与片区企业、测量单位、监理 单位,按照“探测、标识、拍照、确认”的步骤,对每个区域开展联合验收,做到探测清理一个、验收确认一个。
大型作业机器全面进场后,救援人员与挖掘机捆绑作业,每 个挖掘机作业区配备3名消防员,其中2人负责地面巡查、1人跟 车监控,盯紧盯牢“推土、挖土、倒土”三个环节,做到及时发现、及时处置。对发现到的遇难者作出现场标识和登记,通过“微 信地图定位”确定位置后上报指挥部,及时调派刑警、卫生防疫到场处置。
在救援过程中,联合42军等13支救援力量,建立“危化品 处置联络微信群”,先后釆取“关阀断料、填充氮气、清空佘气”, 处置爆裂的西气东输管线、监护7吨液氨倒罐转移,监护汽车报废场乙块、汽油等危化品转移,扑灭明火12起。联合指挥部对可能发生二次滑坡、爆炸、洪涝等次生灾害,提前预警研判,设置防空警报、撤离信号弹、“光启”紧急撤离警报、气动喇叭等紧急撤离信号,明确撤离路线。
在30个昼夜救援中,各宣传人员随警作战,深入一线,挖 掘典型事例,用主旋律占领主阵地、用正形象传递正能量,利用新媒体、新手段进行全面宣传、全程宣传,鼓舞士气、激发斗志。
为确保不间断救援,各战保人员全力保障,突出做好调拨物资装备、抢修装备、釆购装备三项应急工作。在现场器材消耗大的情况下,27日深圳市政府启动应急救援装备紧急釆购程序,投入1097万元紧急购置人体搜寻仪、凿岩机、大型破拆工具组等10大类184套件供救援现场使用。
四、经验体会
(一)几点体会
1、政府统一领导,快速调集多方力量。灾情发生后,广东消防总队立即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迅速调集深圳、广州、佛山、珠 海、中山、江门、东莞、惠州、河源支队和总队特勤大队10支救 援队增援。现场共有3903名消防官兵,123台生命探测仪,4台 无人机,30条搜救犬参与救援。同时,广东省、深圳市政府启动重特大灾害事故一级响应,供水、供电、燃气、地质、建筑、民 政、医疗、交通等社会联动力量以及42集团军工兵团、武警部队、 交通水电部队、公安、蓝天、公益等军警民救援力量到场处置。 此次救援共投送救援人员10577名,挖掘机、渣土运输车2000佘 辆。
2、    准确研判灾情,作战指挥科学高效。救援期间,王郭社总队长、李阳参谋长率各级指挥员先后30佘次进入事故核心区域侦察灾情,组织召开作战会议40佘次,准确研判灾情,将现场分为11个战区,实行战区指挥长负责制,组成45个搜救小组,实行“分片区、网格化”救援,每个小组配备1名安全员、4名攻坚组队员, 携带生命探测、应急照明、破拆工具,每个搜救片区由若干个搜救小组轮班作业,每个战区各配备建筑、地质专家各2名,随时为总指挥部和指挥分部提供决策支持。救援后期,消防部队每个挖掘机配备两名官兵现场观察监护,互为背靠背站位无死角观察, 在发现遇难者后釆取微信定位等方式通知法医确认,每一区域清理完毕后,消防部队与片区企业、测量单位、监理单位对每个网 格进行联合验收,确保救援无死角。
3、    救援措施有力,救援行动规范有序。救援前期,总指挥部 组织力量对地面进行“地毯式”搜寻,会同受灾企业知情人标定被困人员位置,协调市规土委利用工程测量设备,釆取“仪器定房、以房找人、知情人标定”的方法,对倒塌和埋压建筑进行定位,共探测和标注14处建筑倒塌点。救援中期,釆取“边探测、 边挖掘、边救援”方法,先仪器探测,再大型机械清理土层,接着搜救犬确认,交替进行、协同配合、轮流作业。在黄金72小时只剩12小时的关键时刻,总队现场指挥部决定实施12小时攻坚行动,提请现场联合指挥部在23日零点至零点三十分,停止所有大型机械作业,禁绝各种噪声源,在关闭对讲机、无线设备等的无干扰环境下,设置50米警戒区,充分利用雷达、音频、视频、 搜救犬等多种侦检手段对所有作业点进行交叉侦测,再由专业小组进行评估甄别,确定重点搜救区域,进行全力攻坚。23日6时 40分,经致67个小时连续奋战,总队成功救出1名幸存者田泽明。
4、    部门协同作战,梯次轮换科学有序。事故现场范围大,作 业环境十分恶劣,消防部队开展搜救难度非常大,总队现场指挥 部立即提请政府总指挥部,调配1824名武警官兵、民兵预备役人 员和志愿(义工)救援人员,交由消防前线指挥长统一调度指挥, 配合现场消防救援小组开展救援行动。根据现场救援实际,总指 挥部对现场参战救援队进行分组和调整,每支救援队24小时整体 一轮换,现场救援力量按照“一战、一备、一监护”原则,分为 三个小组,作业区官兵两小时一轮换,合理安排官兵救援和休整, 确保救援行动连续不间断。
5、    应急准备充分,及时应对突发情况。为确保安全有序开展,
指挥部严明作战纪律,规范各参战单位营地安全要求、明确参战 官兵紧急避险路线、强化现场洗消防疫措施、建立指挥部每两小 时巡查制度。制定了事故现场火灾、危化品事故、洪涝灾害及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应急处置预案和防火巡查方案,配备4个灭火编 队、2个危化品事故抢险救援编队、4个洪涝灾害事故抢险救援编队随时待命,现场紧急扑救火灾12起,处理危化品车辆侧翻事故1起,清理转移危化品一批,防火巡查**次。救援期间,参战消防 部队合理调配警力,在处置滑坡事故的同时,紧紧围绕节日消防安保,严格执勤备战,在此期间深圳支队成功处置了 “1.1”南山 水泥船爆炸事故,惠州支队成功扑救“1.3”小金口居民楼火灾并成功救出6人,确保了“光明滑坡救援与日常执勤备战”两不误。
6、遂行保障有力,为救援提供坚强后盾。在前线指挥部专门下设的战勤保障组,实行24小时轮班值守,依托广州、江门、惠州消防区域性战勤保障中心,紧急调集2辆战勤保障车(个人防 护装备、破拆和照明等器材)、2辆饮食保障车、1辆装备抢修车、 123台生命探测仪、300床棉被,300床防潮垫以及大衣、手套、 口罩等物资,及时做好饮食、医疗、装备、油料和车辆维修等保障工作,最大限度的确保了参战人员和车辆处于最佳作战状态。 同时,紧急下拨支持深圳山体滑坡事故抢险救援经费160万元, 专门用于保障增援参战官兵遂行救援行动。在救援攻坚阶段,深圳市政府启动应急救援装备紧急釆购程序,及时为消防部队釆购配发了双轮异向切割锯、荷马特电动剪切钳、救援科技破拆救援套组、丹麦海空混凝土破拆工具组、威霸液压破拆式具组等一大 批器材装备。
7、    战时宣传鼓动,为救援注入强大动力。总队政治部门迅速
启动重大救援任务遂行政治工作预案,组织政工宣传骨干力量赶赴现场,积极统筹参战支队政工力量,成立12人现场政治工作组, 开展战地政治宣传,叫响“抢抓黄金时间、争创生命奇迹”等口号,拟定、传达学习总队党委慰问电,编发政工快讯230佘条, 搜集整理好人好事144人(件),2名战士、2名政府专职队员火 线入党,制作宣传标语12条,营造浓厚政治氛围。总队宣传部门 积极统筹有关新闻媒体,引导报道消防部队救援进展情况和参战官兵感人事迹,准确及时地发布抢险救援权威信息、视频和图像, 组织中央和省级媒体开展337次报道,在腾讯、网易等网络媒体 上发布权威救援信息5870条,有效防止了社会和相关媒体的舆论炒作,全方位展现广东消防部队的战斗精神和良好风貌。
8、    信息支撑到位,为救援提供辅助决策。灾害事故发生后, 总队全勤指挥部通信分队携带卫星便携站、单兵3G图传等通信设备遂行出动,总队调派6辆静中通、动中通卫星指挥车及4台无 人机、卫星电话等设备增援,并协调移动、联通、电信等三大运营商调派技术力量到场保障,现场利用无人机进行航拍侦察8次, 飞行时间150分钟,并利用卫星系统将航拍侦察图像回传,及时准确向各级指挥部提供现场第一手图像信息,为上级领导第一时间作出决策提供依据。总队静中通指挥方舱24小时连线部消防局、 省公安厅、总队指挥中心,作为部消防局、省公安厅、总队与现场救援指挥部实时视频联络通道,全程承担了信息互通、图像传 输、视频会议等功能,发挥了巨大作用。政府指挥部建立了现场 救援微信群,各部门及时在群组中互通情况,确保了第一时间掌 握救援进展。
(二)存在不足
1、    日常练兵与实战救援有差距。此次救援难度大、技术要求高,现场部分官兵在搜索、探测、顶撑、挖掘等作业中暴露出对 特勤器材操作不够熟练,特别是对音频、视频、雷达生命探测仪适用场地、环境及使用要求掌握不够熟练,操作程序不够规范; 有的单位现场安全警戒不到位,救援阵地警戒不到位,安全标识不清,装备堆放、人员待命、救援操作区域划分不合理,无关人 员随意穿行,影响救援和搜索行动开展;同时,此次救援搜救犬 的作用发挥不明显,特别是在雨天、场地泥泞的情况下,对深埋 土层下建筑废墟中生命迹象的搜寻办法不多、效果不理想,目前国内也没有相关实战经验可供学习和借鉴,加上日常的搜救训练 未涉及尸体搜寻等内容,反映出日常训练与实战需求仍有一定差距。
2、    协同救援与作战养成有不足。此次事故救援参战力量多,有军警民各种力量,分布点多面广,在救援初期,与其他救援队 沟通不够,信息共享不到位,协同配合缺乏默契,各自为战,一 定程度上影响了救援工作的有序开展。同时,个别参战队作战文 书制度落实不到位,救援队作战日志的填写不规范,救援信息收集、审核、上报时效性不强,对任务分工、作战指令、作战部署 等信息记录不详实,与解放军、武警部队、蓝天救援队等队伍相比差距较大。个别参战队作业轮班、休整、交接比较随意,阵地转移不规范,队伍进出现场队列纪律要求不严,个别官兵作风纪 律要求不严,影响形象的行为时有发生。同时,个别参战队遂行 政治宣传工作机制落实不够,遂行政工宣传装备不足,宣传“阵 地意识”不强,在张贴宣传标语、设置战时动员场地、应对舆情等方面,还做的不够迅速、不够到位、不够理想。
3、装备建设与实战需求不匹配。此次事故救援中使用最多最 频繁的装备是生命探测仪,其中雷达生命探测仪在此类复杂灾害 情况下的探测精准度受到影响,在救援中经常出现信号时有时无、 无法精准定位、误报错报等情况,还有破拆、切割等装备功率小、 效果不佳,与一些民用器材装备相比差距较明显。同时,相比蓝天、公益等专业救援队伍,我们的抢险救援服款式多样、标识不清、不够干练,单兵携行救援装具也未以明确和规范,特别是通信工具、照明灯具、救援绳索、安全挂钩、饮用水及急救药品等装具很难随身携带,有的只能靠双手拿住,影响救援作业行动。 还有,消防装备适合车拉、不适合人搬的情况比较突出,大型救援装备人工搬运、使用不够灵活、轻巧,沉重的装备要搬运上泥泞的救援现场,消耗了官兵大量体力。此外,现场其他救援队使用的建筑定位工具、山体位移测量仪、人体探测工具、破拆风炮 机、乙块切割机等一些民用救援装备发挥了较好作用,但目前消防部队还未能配备和使用。
4、模块调度与自我保障有短板。个别救援队编成调度和模块化出动意识不强、落实不到位,人员组成、装备携行、后勤保障等方面模块化程度不高,兵力运送还是依靠消防车,运兵车、大 巴车等运输工具未充分利用。有的救援队到场后第一时间投入到紧张救援当中,对队伍集结驻地选择不合理,影响力量调整和行动开展。有的单位72小时个人保障物品和携行装备考虑不周全, 太依赖现场社会统筹保障,前期对参战官兵休息、防雨、保暖等 保障不到位,大都依靠消防车进行轮休,在现场联合指挥部对道路、车辆进行清理后,官兵轮休成了问题,大都只能临时找场地解决,与武警水电、交通部队相比,战时“野战化”保障水平太 有限,适合长时间救援的野外宿营车、野战指挥帐篷、野外洗浴 车等保障车辆还未配备。
五、几点启示
(一)加强培训力度,提升专业素养,加快队伍社会化认证。
广东总队参加了东盟地区论坛第四次救灾演习,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总队也专门组织开展了山地滑坡、泥石流、建筑倒塌专业救援技术培训,但是接受过培训的官兵数量还不是很多,尤其是指挥员素质参差不齐,加之部队的一些人员流失,容易造成紧急任 务面前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应加强救援技术培训尤其是要加强 支队级指挥员对此类灾害事故指挥程序、方法、技术以及作战安全等方面的培训,依托特勤或一类执勤中队组建一支相对稳定的救援队伍;此外,应积极开展救援队国际、国家认证,通过国际、 国家第三方认证建立高素质的专业救援队伍。
(二)    优化力量编成,严格等级调派,切实做到模块化出动。
要结合当前任务需要,进一步优化各类灾害事故的力量编成,明确班组、分队、整建制队以及各级全勤指挥部人员分工和携行装备标准,切实做到定人、定装、定岗、定位;严格按照等级调派, 切忌分散、零碎化调派,确保第一时间调派足够有效的力量到场参战;进一步完善救援力量模块,建立完善作战指挥、战勤保障、 物资供给、政工宣传、通信保障等模块化出动标准,开发制定各功能组遂行作战工作箱,做到遂行装备“规范化、便携化、集成化”;进一步加强战勤保障模块化,将官兵在救援中的“衣、食、 住、行、用”分块集成,坚持应急救援物资装备遂行出动,提升重特大灾害事故战勤保障“模块化”水平。
(三)    加强装备配备,提升装备层次,落实装备实战化检验。 此次救援中,各类生命探测仪等装备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救援情况来看,生命探测仪的效能发挥还不够明显,探测数据还不够准确,应进一步加强高精尖生命探测仪、实战性强的民用器材装备(进行民用装备消防认证)的配备,并严格按照实战环境开展探测效能测试,掌握各种器材装备的实战参数,查找理论参数与实战效能之间的差距,切实为生命探测仪等设备在此类灾害事故处置中的应用提供实战依据。同时,应配备野外宿营车、饮食保障车、大型指挥帐篷、山体位移测试仪、人体搜寻仪,以及便于携行、轻便实用的破拆、救生器材;进一步统一救援人员防护服装及标识,规范抢险救援单兵装备标准,为救援人员配备野外生存应急包、便携式多功能工兵铲等救援工具,提升单兵装备层次。
(四)    坚持政府领导,建立协作机制,发挥救援最大化效能。 此次灾害事故参战救援力量多,救援能力素质各有所长,大部分时间各支救援队都是单打独斗,各自为战,没有形成救援合力。 消防部队应及时搜集整理反馈救援信息,发挥政府各类应急专家作用,加强与其他官方、民间救援队之间的协作,取长补短。必须在政府的统一领导指挥下,与各支救援队伍协同合作,合理分配救援力量,有效调配救援装备,切实发挥参战力量的最大作战效能。
(五)    改进信息报送,规范作战日志,落实救援标准化记录。
此次灾害事故时间跨度大,前线救援指挥部先后召开40佘次作战会议,对救援情况进行详尽研判,各参战部队的救援力量多,进出现场频繁,各参战队作战信息记录还不规范、不完备,信息搜集报送方式单一,程序繁琐。应向解放军、武警等部队、蓝天救援队学习,建立战时信息搜集机制,进一步规范作战日志填报, 实行标准化记录;进一步改进信息报送方式,切实做到信息简单扼要、精准有效。
(六)    加强技术研究,规范操作程序,组织开展专业化训练。
现场调派了大量生命探测仪和无人机参与救援,但由于操作水平有限,对工作原理和技术参数不够熟悉,导致获取的信息有限, 应开展生命探测仪、无人机等特勤器材装备操作使用专项训练, 规范操作程序,提升专业化水平;救援中搜救犬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目前我省搜救犬共有30条,而搜救犬训导员数量有限,犬多训导员少的情况较为突出,应加强搜救犬训导员培养,确保至少一犬一训导员,加大搜救犬在复杂情况下的搜索训练,探索编制适应实战需求的搜救犬训练科目,提升搜救犬特殊环境下的工作能力。
(七)加强实战演练,规范指挥程序,提高部队野战化水平。
进一步规范消防部队参加重大灾害事故救援指挥程序,建立常态化跨区域实战演练机制,修订完善重大灾害事故应急救援预案, 按照实战标准、模拟实战环境,组织开展各类大型的灾害事故救援演练,强化消防部队内部协同作战能力,明确各级全勤指挥部 各功能组遂行出动条件,加强跨区域作远程决策、大兵团作战指挥程序、远距离作战兵力投送、长时间作战战勤保障、疲劳期作战心理干预等方面的专项训练,不断提高部队整体作战水平和野外作战能力。 


  • 人工客服
  • 400-051-0152
  • UINO公众号 关注UINO公众号
    了解数字孪生